為何放棄澳大利亞?中資披露內情

  澳大利亞媒體近日援引一份最新的報告稱,受中澳雙邊政治關係惡化影響,中國投資者迅速放棄澳大利亞。該報道引發廣泛關注,中資在澳銳減趨勢讓澳媒擔心中資將“轉向歐盟國家”。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調查採訪時,多名在澳投資的中國企業負責人説出“放棄”澳大利亞的原因,澳監管部門過度審查等多個因素造成中資不敢推進更多投資。而澳新一屆政府模糊的表態,也讓中國投資者持觀望態度。

  根據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和雪梨大學最新發佈的研究報告,去年中國在澳大利亞投資大幅減少近70%,降至2007年以來的最低水準。報告合著者、雪梨大學中國商業和管理學教授漢斯亨德里什克稱,來自中國的投資“下降之快令人吃驚”。實際上,上述機構去年發佈的報告也顯示,2020年中企在澳投資跌至25億澳元(1澳元約合4.64元人民幣),回到2007年中國投資涌入澳大利亞礦業之前的水準。報告稱,中國在澳投資下滑主要原因包括新冠肺炎疫情、澳中雙邊關係和地緣政治局面惡化以及中國更嚴格的外匯管理。同時,澳大利亞對外資審核也有所收緊。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報道稱,據統計,從2007年到2021年間,中國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在澳投資總額達1580億澳元。然而,從2018年澳大利亞政府宣佈禁止華為參與澳大利亞5G網路建設以來,中國企業在澳投資額和投資項目均呈現出快速下降趨勢。

  澳大利亞監管機構對中國投資人越來越嚴格的審查,壓制了來自中國的投資規模。一家中國上市公司在澳大利亞的代表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要求該公司提交的資料,甚至比國內要求提供的上市資料還多,更有一些資訊可能涉及個人隱私或商業機密。比如,FIRB宣稱根據“反洗錢”的規定,要求投資申請人要提供完整且可追溯的資金證明,包括該公司所有主要股東的合法資金來源。在提交的資料中,一位主要股東的資金來源顯示為出售自有房産,並附上售房合同和銀行轉賬紀錄。然而,讓中國企業沒想到的是,FIRB隨後要求該公司提供這名股東購房時的資金合法來源,而購房行為已經是10多年前的事情,資料很難找到。最終,這家中國公司決定放棄在澳投資的計劃。這位代表也無奈地告訴記者,中企在出海過程中,面對多個選擇機會,不是必須在澳大利亞這“一棵樹上吊死”。

  此外,新冠肺炎疫情暴發,讓澳大利亞長期且反覆處於邊境封鎖和境內封城的狀態。客觀上,中國投資人和行業專家無法入境澳大利亞進行考察和洽談。到去年底為止,除非擁有澳大利亞公民或者永久居民身份,中國的投資人根本無法辦理來澳商務考察的簽證,更難以達成動輒數以百萬計甚至數以億計的投資協議。

  去年3月,中國商務部通過調查發現,原産于澳大利亞的“進口相關葡萄酒存在傾銷和補貼”,中國國內相關葡萄酒産業“受到實質損害”。因此,從2021年開始的5年內,中國對澳輸華葡萄酒産品徵收最高212%的反傾銷稅。這一正常的貿易措施被澳大利亞政府誤讀為中國對澳實施“經濟脅迫”,並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發起對中國的訴訟。

  在南澳大利亞州經營葡萄酒莊園的一位中國投資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2021年以來,澳大利亞對華葡萄酒出口大幅下滑,同時帶來的另一個後果就是有潛在投資意向的中國企業對澳大利亞葡萄酒莊園“望而卻步”,擔心出産的葡萄酒無法順利進入中國市場。“據我所知,僅在南澳大利亞州一地,至少就有3個中資背景的投資人,在過去兩年間放棄了在談的葡萄酒莊園收購計劃,”這位投資人表示,“澳大利亞的葡萄酒、牛肉、龍蝦等農副産品和海鮮在中國的口碑不錯。但是,莫裏森政府越來越反華的態度讓有意投資這些領域的中國企業家感到擔憂。”

  另據美國CNBC報道,澳對華葡萄酒出口一度達到每年12億澳元,然而,截至今年3月的年出口額降至2億澳元。《澳大利亞人報》稱,儘管澳大利亞葡萄酒生産商極力開發新市場,但仍遠不能彌補在中國市場的損失。以葡萄酒主産區南澳大利亞州為例,截至今年3月,僅該州過去一年的葡萄酒出口損失就達到6.38億澳元,而過去一年所有新開發市場的增量總和僅1.62億澳元。

  澳大利亞不少從事葡萄酒生産和出口的商人都表示對澳政府的葡萄酒出口政策“看不懂”,“為什麼放著好好的中國市場不去盡力挽回,而要費力不討好地去開發需求有限的所謂新市場”。

  統計數據顯示,大約有25%的中國投資已經從美澳等國轉向歐盟國家。澳大利亞國民銀行高級經濟學家伯格表示,在對外投資初期,中國企業傾向於資源密集型的行業,這使得擁有豐富鐵礦石和煤炭資源的澳大利亞成為中國企業早期對外投資的熱點地區。不過,伯格注意到,近幾年中國企業的投資方向開始轉向高新技術方面。同時,有分析認為,考慮到中美之間地緣政治競爭白熱化,以及澳大利亞充當美國反華“急先鋒”的角色,讓中國投資人的考量從“更大”轉向“更安全”。

  中澳之間的民間交往基礎,受澳部分政客錯誤言論的影響有多大?從2018年開始,中國取代紐西蘭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大遊客來源地,佔澳大利亞所有遊客的三成。今年3月份開始,澳大利亞開放邊境。但從業者對今年的旅遊形勢並不樂觀,其中主要的因素就是仍然很難看到中國遊客的身影。

  《環球時報》記者採訪的多位澳大利亞旅遊業從業者都表示,渴望中國遊客的回歸。一名資深導遊告訴記者,澳本土旅遊企業盼望中澳關係能恢復正常,促進中國遊客回流和中國投資的增長。

  今年5月23日,阿爾巴內塞正式成為澳大利亞第31任總理,澳大利亞教育界對新政府在改善留學生的問題上也有了更多的期待。澳新任教育部長傑森克萊爾近日表示,今年第一季度,在澳大利亞開始攻讀大學學位的中國留學生人數下降24%,並稱“這是一個巨大的下降”。他表示,中國留學生不僅為澳經濟創造數十億澳元收入,且從“軟實力”角度看,他們也相當重要。

  一位在澳大利亞從事葡萄酒和其他食品出口近20年的中國投資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目前,中企不少對澳大利亞的投資意向都處於擱置狀態,投資人也持“觀望”態度。他表示,澳新政府對華態度不明朗,有時候表態積極,比上屆政府在語氣上緩和一些。但在一些原則性問題上,尤其是將“中國需要解除對澳大利亞的制裁”設定為改善中澳關係的前提,讓許多中企和投資人都感到失望和迷茫。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